日边Nicole

也许我们有类似的理想。

【幼年抖森同人,训诫】 Relief (上)

训诫预警!
sp预警!
(不了解以上两点的小可爱千万别往下滑...真的别...)
私设预警!
渣文笔预警!
毁男神预警!
ooc预警!
好的。既然上面几点你都接受,那待会儿就别骂我了吧orz.


脑洞来自@。 ,部分场景的灵感源于《追风筝的人》。
继《Ignore》之后,我再次开始尝试着笨拙地讲述一个故事。
Tom Hiddleston,他是我此生的惊喜,他是我的眼睛之光。可以说我最艰难的时候都是靠他的各种图片视频度过的。
但我却对《Ignore》和《Relief》中的他如此残忍......
《Ignore》中的Tom是17岁,而这篇的文章主体是Tom对于自己11岁时的回忆。
原谅我不太会写虐。





梧桐树的枝丫勾勒出天空的轨迹。几只鸟儿划过天际,带走了夕阳的余晖,和那会使心脏病人感到胸闷的低气压。

迎之而来的是温带海洋性气候所特有的淅淅沥沥的雨。

结束了一天的拍摄,Tom洗了淋浴,换下拍戏时穿的西服,穿上轻便的卫衣外套、格子衬衫和牛仔裤。他与Benedict一起,撑一柄透明的雨伞,徜徉于伦敦古韵犹存的街巷之间。似在享受着即将到来的、美好的夜晚。

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大概是雨小了的缘故吧!有些调皮的孩子不顾父母的阻拦,玩起了打水仗。

远处传来的声音,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是谁在树梢上弹奏吉他,抑或是情侣间的喁喁私语?

Tom经常这样与Benedict一起散步,他们有时会讨论一本书、一篇文章,或是互相诉说片场中的各种趣事。有时则是像今天一样,什么都不说,就是静静地走着。

也许这样就可以暂时与纷杂的娱乐圈,与这个世界隔绝了。

用他们的话说,“Even if the world is inferno,we can run away now and forever more.”

这时一阵ios系统自带的电话铃声生硬地将这安静打破。两人几乎同时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手机。

正当Benedict还在慌乱地从内袋找到外袋时,Tom已经接上了电话。

“Hello daddy?……Yes……Okay……Okay…………Okay……Okay……Okay……Okay…………”

Benedict看着这样举动机械的Tom,觉得这时的他在外人眼里,像傻子一样。

不对,应该是所有人,包括Tom自己。

“Okay,daddy.Love you.Bye.”

Benedict不知自己等了多久,身边人才挂了电话。

“Tom你太乖了。”Benedict笑着调侃他,“你刚才真的像个被父亲教育的七岁小孩一样。”

Tom低下头笑了。是的,Benedict说中了。

对于父亲,他可以说是,有些敬畏的。在父亲眼里,他永远是那个逃不出自己视线的小男孩。

不论是13岁的他被伊顿破例录取时。

还是他以双A+的成绩取得剑桥的毕业证书的时候。

或者是他年仅26岁,就凭借《辛白林》获得了最佳新人奖。

但这时,关于父亲的种种不愉快的回忆,也在脑海中源源不断地涌上来。他想把它们压下,但无济于事。

“As you know Benny,”Tom不愿再去想什么,只希望能有个人听他说说话。“My father is always stopping me from pursuing my acting career. ”

Benedict看着他的侧脸望向雨中,脸上带着稀薄的笑意。

“Benny?你愿意听吗?”

“Yes,Tom.”Benedict点点头。路灯发出的是钠蒸汽在高压中特有的光,昏黄地洒下,将身边干净的大男孩笼罩在里面。

好的,Benny,这件事我也只想说与你。

这时的Tom感到自己仿佛跨越了时间隧道,又变回了那个11岁的小男孩。

———————————————

那天下午,黑板上的式子和方程,变成了成千上万只会飞的苍蝇,在Tom耳边“嗡嗡嗡”地盘旋着。他怎么都赶不走。

他趴在桌子上,手肘旁是摇摇欲坠的一摞书。

和一张有着鲜红的、惨不忍睹的分数的数学试卷。

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击不垮Tom的好心情。

因为明天就是戏剧社登台表演的日子了。

吃晚饭的时候,他兴高采烈地对父母和姐妹说起。“你们明天来看我的表演吗!在学校礼堂!”

妈妈微笑着说她一定会来,但爸爸却严肃地说,Tom,你又在假装别人上浪费时间了。

然后他转身上楼,留下小Tom对着他的背影发愣。

第二天下午,舞台上灯光亮起,学校礼堂的音响也很棒。Tom沉浸在登台表演的喜悦里,他看见了台下向他挥手的妈妈。

但直到表演结束,爸爸真的没有来。

晚上,餐桌上,妈妈夸奖了他,Tom感到自己轻飘飘的。

“吃完饭后到书房来,Tom.”爸爸脸上带着的是那一成不变的表情,Tom读不懂。

十五分钟后,他叩开了书房的门。“Daddy......”

“Tom,给我一个解释。”身为物理学教授的中年男人眼里带着疲惫的血丝,手中拿着那张惨不忍睹的数学卷,直直地盯着面前的男孩。“为什么数学成绩下降得这么厉害?”

“Sorry,dad.”男孩沉默了两秒钟,他始终低着眉眼,没敢抬头看自己的父亲。

爸爸为什么会知道这次考试?为什么会找到我的试卷?

此时他的心里有无数个问号。

“Sorry won't change anything!!”男子的语气愈发严厉,“Raise up your head!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和我说话的时候看着我!”


(TBC.)

评论(1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