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边Nicole

也许我们有类似的理想。

Ignore (视而不见)(下) 【少年抖森同人,训诫】

———————再拉一遍警戒线———————


训诫预警!
SP预警!
不了解的小可爱们请百度或迅速点回上一个页面!
私设预警!
重度ooc预警!
各种踩雷点预警!
毁男神预警!
渣文笔预警!
情节废预警!

后半篇真的写崩了......崩得一塌糊涂。
如果我的文字有引起您的不适的话,对不起。
在这里向各位道歉。


———————再拉一遍警戒线———————


接上文——

Tom没有想到过校长会这样对他,正如他没有想到过打屁股的痛是这样的难耐。

小时候那少有的,一只手的手指都数得过来的几次挨打的记忆,慢慢地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

有一次是因为在幼儿园时他抢了另一个小女孩的糖果,被来接他的妈妈看见了。回家后妈妈教育了他,并在他的臀上拍了两下。

这也许连打都算不上吧......Tom想着。

还有一次是因为爸爸反复教了他好多遍,但他仍然不会解二元一次方程。

整张讲义,做对的题寥寥无几。当时爸爸一气之下拉起小Tom按在桌上,拿起书架上的格尺对着他身后挥了下去。

“Daddy...It hurts...”带着哭腔的小奶音一下子就让爸爸心软了,自然下手不会重。

而像现在这样的打,他不仅没有受过,而且是想都想不到的......

“啪!”

第八下藤条落下的声音不比之前那样清脆,不是因为校长收了手下的力度,而是因为男孩不断紧缩着肌肉,躲避一般地微微颤抖着。

他把身体紧紧贴在已经被自己的体温捂热的桌面上,为的是不让自己本能地躲避抽上来的藤条。

眼眶里,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上来,他硬生生地想把它们逼回去。

可是做不到。他拼命地眨着眼睛,为了让眼泪慢一点落下。

我想忍住不哭,我想一直笑下去。

但怎么这么难呢......

“啪!”

第九下。藤条准确地砸在两条檩子之间。

感官少有地麻木了一下,接着,成倍地增长着的疼痛,潮水一般地涌了上来。

待最疼的劲儿过了后,他缓缓地舒气,把满是泪水的脸贴在红木桌面上。

他甚至感觉,再挨完最后一下,一定会有血汩汩地流出来。

“啪!”

最后一下藤条挟着风落下,完全没有放水地抽上了本已高高肿起的檩子。惨白了几秒后,逐渐发青、发紫。

男孩原本白皙的臀部在这雷霆万钧的十下藤条的捶楚下,淤伤连成一片。

身后的疼痛叫嚣着,似乎要蹦出。

“好了。”

这时他听见了校长放回藤条的声音。

Tom的白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洇湿了,一缕淡栗色的卷发被冷汗湿透,贴在额头上。他脸色通红,牙关紧咬,以手撑住桌面,缓缓地直起身来。

身体因为疼痛不停地颤抖着,他低下头,轻轻拉起堆叠在膝弯处的裤子。原本大小合适的内裤,现在却感觉小了不止一圈。

将衬衫下摆放进裤子里,重新系好皮带。Tom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西服外套穿回身上,然后他转身走出校长室。

回教室的路上,每走一步,扯起的都是身后的一片疼。他想擦干眼泪,以免过会儿受到同学的嘲笑。但他发现,自己越是不停地擦,泪水越是在不停地流淌,不停地蔓延到腮边。

而在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响了。

使劲揉了一把眼睛,不知为什么,Tom突然就不准备再回教室了。这次,受了这样的委屈,他就想好好地叛逆一回。不管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对于Tom,这个从小到大,向来乖巧懂事的男孩———似乎在同龄孩子身上司空见惯的“叛逆期”,在他这里完全没有体现。

但今天就是例外了。他这样想着,走进了学校的室内体育馆。

空无一人的体育馆格外安静。阳光从墙壁高处的窗户中洒下,把Tom的身影拉得修长。

这里的环境很棒,但Tom心里却只觉得烦。臀上的疼痛,仍不停地冲击着他的神经。

他想起了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

洗澡的时候,他被一位室友身后一道道的打痕和青紫相间的淤伤吓了一大跳。

回到宿舍,Tom给他上药的时候哭着说,“你就不能不要惹事呀。”

“我也不想呀。”

“那,那你挨打的时候就不能好好地跟校长解释一下呀。”

“我是想好好地解释的,”那孩子的声音带上了鼻音,“

但他不想听了。”

这时打断他的回忆的,是传来的皮鞋底与地板碰撞的声音。

悄悄往声源处一瞥,没想到是校长。Tom下意识地躲在篮球架的后面。

“疼吗。”校长的声音更像是肯定而不是疑问。

疼啊,怎么可能不疼呢。

身后的疼连成一片,就像要炸开了。伤口浸在汗水里,又被裤子的布料摩擦着,疼痛一波一波地冲击着神经。

Tom很想放下平时一再强调的那些礼仪,就这样不理校长。但他还是转过身,微微点了点头。

校长在男孩面前站定,直视着他的眼睛,“Hiddleston同学,那现在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打架吧。”

Tom感到鼻子再一次开始发酸。

你抓住我就打,全然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打完后一言不发,而我更是不敢多说半个字。

而现在却要我解释了!

委屈、难过,如潮水一般涌上来,似要将他淹没。

但他目光平视前方,“先生,那个学长三番两次地找我朋友的茬,刚才差点伤了他,还耽误了我们学生会的工作,所以——我就气不过冲上去了。”他稍稍顿了顿,“我觉得对待这种人只能这样了。”

他的声音很稳定,很好听。

“是吗?那你和他还有什么区别?”

校长的语气虽不像刚才那般严厉且不容商量,但还是带着责备的味道。

Tom低着头没说什么。

“孩子,你是不是在怨恨我没问清理由就打你?”

校长的语气缓和了下来。Tom抬起头,微微翕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只是希望你能记住,理智至上。无论何时,都不要让一时的冲动冲昏了头脑。”Tom注意到,此时面前的校长说这话时,嘴角微微下垂,鼻翼轻轻回缩。“愤怒,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更不是你丧失理智的理由。”

“是的,先生。我以后不会了。”

“身为学校的House Captain,一位绅士,你应该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了。但就今天打你的事,我向你道歉,my boy。”

他慈爱地拍拍Tom的后背,言止于此。

Tom把上半身靠在墙壁上,仰起头,看着窗外。

身后的伤仍肆虐着,但他却觉得没那么疼了。

春日温暖而不刺眼的阳光洒满校园,闪闪夺目。学校历史悠久的建筑静默在阳光中,呈现出一派繁华而不可一世的美。

两人就这样站了好久,直到Tom模模糊糊地感觉自己都快睡着了。

“回教室吧,Hiddleston同学。这节课都快结束了。”

“好的,先生。”Tom点点头。

但校长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那一丝不情愿。“那么,我陪你走回去吧。”他伸手揽住男孩的肩,和他一起,慢慢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走路仍牵起身后的疼,但Tom的眼里却亮晶晶的。

他的脸颊上不自觉地漾起了酒窝。

(End.)


评论(1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