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边Nicole

也许我们有类似的理想。

【抖森x荷兰弟,训诫】到远方(上)



训诫预警!

SP预警!

重度OOC预警!

毁男神预警!(而且这次一毁毁俩)

各种踩雷点预警!


瞎写,以回应宝贝们上次的点梗。

这礼拜我丧到不行.......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负能满满。

对不起我又把坏情绪传染给你们了。

请谨慎阅读。

拍这种东西,不要急。后半章保证有。







下了飞机后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对于好动的Tom Holland来说格外漫长。


再加上他离开家前和弟弟发生了一点争执,心情不自觉地有些沉重。


到后来他只能盯着没电的手机屏幕发呆。


等到车停下来的时候,他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吐掉嘴里的口香糖,他轻轻揉了揉太阳穴。


抑郁和无聊很快就被初次来到上海——这座与伦敦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的国际大都市的兴奋和惊喜所取代。


站在半岛酒店20楼的落地窗前,看着城市的灯火一直延伸到远方,霓虹灯、车灯、路灯的倒影,在静静流淌的黄浦江面上一浪一浪一浪地荡啊荡。


耳机里来上一曲《YOUTH》,手里捧一杯加了冰块的可乐,推开窗户让晚风贯彻宽敞的房间,自己似乎也与城市的夜色融为一体。


“And when the lights start flashing like a photobooth


  And the stars exploding we'll be fireproof

  

  My youth,my youth is yours

  

  Trippin on skies sippin waterfalls


  ......”


任凭气泡冲击口腔的同时嚼碎嘴里的冰块,Tom Holland觉得这时的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快乐的男孩。


“Tom,look out,别把头探出窗外。”在房间的写字台上摊开一本诗集的Tom Hiddleston提醒他。


“Okay——”Tom Holland坐到床上。“Hey Tom,do you remember that we had downlorded an app called...Weibo?”


“Oh yes.”Tom Hiddleston拿出手机翻看着主屏幕上的图标,微笑着。


“So what I want to do is......”他点进微博发了一张今晚的照片。“嗯我觉得这个角度拍得挺好...还是我最近越来越帅了!”


Tom Hiddleston有点无奈地、温柔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的提示音一下接一下不停地响了起来。消息提醒涌动的速度之快,使他觉得手机颤得都要死机了。于是不得不按下了静音键。


“Look,look Tom!I couldn't imagine that I 'm so popular!”他激动地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


平时Tom Holland在twitter、facebook、ins上没有看粉丝私信的习惯,但现在,他却点开微博的“私信”一栏,一条一条地看过去。


各种赞美和肯定的词句,宛若彩色画笔在他的心底游弋着。他格外期待起明天的红毯。


“Tom,不早了,该洗澡睡觉了哦。”Tom Hiddleston绕到正抱着手机的他的身边,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再过会儿啦......Tom你怎么跟我爸爸一样。”他的眼神仍没有离开手机屏幕,但心里却想着再看完几条就去洗洗睡觉。


下一个带着小红点的对话框,点开来也是满屏的消息。


但是......


“Tom Holland,你演的蜘蛛侠烂得像鬼一样。”


“Tom Holland,你有什么资格留在漫威工作?”


“你也好意思参加复联3的宣传?”


“你也就会哗众取宠了吧。真的恶心。”


“Tom Holland,你**的真的很丑。”


“…………”


原本轻松愉快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


手背冰凉,但手心中的手机被自己攥出了汗。


颤抖着手指,Tom Holland又点开了一个对话框。


没错,确实让他大吃一惊。


仍然是骂他的话。更甚,几乎是用尽了英语中难听的字眼。


屏幕亮着。紧紧掐住手机,他感到眼窝中有些温热。


然后他感到有一滴东西顺着脸颊划下。他慌忙用手去擦,但却越擦越多。然后他干脆咬住嘴唇,防止呜咽出声,让Tom Hiddleston听见。


但细心的Tom Hiddleston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嗨Tom你怎么了?没事吧宝贝?你怎么哭了?”


“I'm OK.I'm totally OK.”少年说这句话的时候鼻音很重,气息不稳。


“What's wrong?Tell me,tell me.”Tom Hiddleston坐到少年身边,一手搂住他的肩,一手轻轻擦着他的眼泪。


“这上面有好多人骂我...Tom......”


“Oh,Tom.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呢。快别把这放在心上。没事的。别太在意这些言论。”他轻轻拍拍少年的后背。


“我——我先去洗澡了。”Tom Holland熄了手机屏幕,站起身,几乎是失魂落魄地说出这句话。


走进浴室,把门关上。身体无力地倚在门上,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但他没有拨到热水挡。


头顶是吸顶灯冷白色的灯光,宽大的镜子明晃晃地映出他的脸。


他抬手脱下卫衣,T恤,然后撑着台盆褪了有些紧身的牛仔裤。


镜子里的少年面容清秀,体型虽瘦但肌肉分明。但这一次,他却厌恶起自己的脸、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一切。


台盆上的肥皂旁边有一片小小的剃须刀片。


我现在可不需要刮胡子呀。他这样想着。接着,他把刀片划进了自己的小臂里。


刚开始他稍稍迟疑了一下。但看到血珠慢慢渗出的时候,他却想,原来以前演电视剧时那撕心裂肺的模样都是骗人的呀。


这一点也不痛呀。


血滴到大理石台面上,洗脸池里......


“What if what if we start to drive


  What if what if we close our eyes


  What if we speeding through red lights into paradise


  Cause we've no time for getting old

  

  …………”


浴室哗哗的水声中,Tom Holland喃喃地唱着这首刚才听过的歌。


手指尖沾着的是自己的血。向来怕血的他,却对此无动于衷。


浴缸的水快要溢出来了。他上前关掉水龙头。


上海的四月白天艳阳高照,但晚上还是需要加件衣服。


面前的这一池冷水冰冷刺骨,与头顶的灯光交融在一起,竟泛起些缭绕的雾气。


他闭上眼睛,踩进浴缸,缓缓地把自己的身体滑进去。


每一寸皮肤都叫嚣着寒冷,但他捂住胸口,竭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看到几滴血在水中漾开的时候他甚至还不自觉地轻笑了一下。


在外宣传得不到认可,在家还只会和弟弟吵架。


你没读过几年书。


除了表演外你能干什么?更何况你的演技也没多好。


Tom Holland,你活得可真够失败呀。


水漫过头顶。他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脸颊上是否有雪白流银的珠子划过。


“Tom?你洗完了吗?”


他听到了门外Tom Hiddleston在喊。但他没有答话。


又过了一会。“Tom?你再不吱声我可要进来了哦。”


他仍然用手抵着耳膜,沉默着。


身子往水里缩了缩,他仍在心里向自己恶狠狠地开口。


半分钟后Tom Hiddleston推门而进。手里抱着一身他的睡衣。


但看到台盆上带血的刀片,地上溢出的水,和Tom Holland小臂上那个醒目的伤口时。


伸手感受了一下水温时。


他控制不住惊叫出声。


“What did you do,Tom?”他的声音颤抖着。


Tom Holland被从浴缸里捞出来,强行擦干身体裹上睡衣裤。然后被拉出浴室。


他坐在床上,一声不吭,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苍白的脸颊上。小臂上的伤口处,血渍洇上了淡蓝色的睡衣袖子。




(TBC.)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