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边Nicole

也许我们有类似的理想。

【抖森x你,训诫】There for you

训诫预警!
SP预警!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毁三观(bushi)预警!
好了既然这些都说清楚了。
那么因继续阅读而导致的不适我该不用负责了吧。[摊手]
总而言之是一篇以Tom妹妹的视角产生的羞耻而毫无目的的yy。
开学后的第一篇产出,谢谢你们愿意看。[鞠躬]
我想...开脑洞。写沙雕文。追剧。补电影。舔爱豆。嗑cp。对戏。
不,我不想。我要小高考。







你是一个不喜欢做出改变的人。换言之,你喜欢按照自己的习惯去生活。

比如你总是几天都单曲循环着一首歌。

比如你喜欢在晚饭后和哥哥出去散步,或是边慢跑边听音乐。借着夜色的掩护,挑人少的地方,那样他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而不用时时留意着是否有对着自己的摄像头。

也比如...你每个月都有几天心情会很差,看什么都觉得烦。但你发现这与生理期无关,而更像是一种心理暗示了。

人醒来的时候是很难回忆起梦里的内容的。但梦里头昏脑涨的感觉却仍然无比清晰。

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9:05。

都这么晚了呀。但没事。今天周末呀。

打开衣柜,随意地找出一件T恤和一条裙子换上,然后光着脚走到洗手间刷牙洗脸。

不小心将牙膏呛进了喉咙里,你使劲钳住自己的下颚,用力把它咳出来。

明亮的镜子映着你的脸,面颊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

回到房间,你拉开窗帘。窗外一片浓阴的天,飘落着温带海洋性气候所特有的、淅淅沥沥的小雨。

鬼天气。你这样想着,又把窗帘拉上。

沉沉地把自己砸回到床上,你没有开灯,任凭房间暗着。

拿起手机连上airpods,你随意地点开昨晚睡前听过的歌。

“I woke up pissed of today

And lately everyone feels fake

Somewhere I lost a piece of me

Smoking cigarettes on balconies

But I can't do this alone

.........”

耳机里Martin Garrix不疾不徐地唱着,你抬起头漫无目的地望向窗外。

天上的乌云更浓了,苍穹低得仿佛触手可及。

你觉得你的心情,也正同这天空一样。

你闭上眼。

好烦哪。

你没有去数歌已经循环了多少遍,所以你不知道自己又在床上待了多久。

隔着音乐声,你隐约听到了房门的锁舌被扭开的声音。你忙摘下耳机。

是哥哥。他身着藏青色的西服和西裤,浅蓝色的衬衫配上深蓝色的波点领带。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胸前口袋中的方巾叠得非常妥帖,露出的部分是两个漂亮的三角形。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他可以让世界各地的粉丝们尖叫上一天一夜了。

你想起来了,今天他要去参加一个剧本研讨会。

“嗨,我的baby girl,”他俯下身轻轻拍拍你的脸,“都快到中午了,难道你要一天都待在床上呀?”

“Brother Tommy......我想消停会儿......”你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手打着stop的手势。

看到你萎靡不振的样子,他稍稍皱了皱眉。但你选择性地把这一表情忽略了。只接受了他之后的微笑。

“宝贝,这是哥哥的限量版玩偶,”他从西服外套的内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Loki挂件,“它的脚上有你的生日。送给你啦。冰箱里有肉酱面,你待会儿热一热吃。哥哥先走了。”

向你比了个飞吻的动作,他离开了你的房间并带上了门。

你一个人胡乱地吃了午饭,然后又回到了房间。

隔着厚厚的窗帘,你看到了隐约的光亮。

看来雨停了。

你把自己横在床上,漫无目的地盯着天花板。

抓起手机一看,1:00。

你把手机往脑后一抛。

就这样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你甚至觉得都快到傍晚了。

再捞过手机看一眼时间,才1:20。

你再次把手机抛向脑后。

你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望着天花板,手机时不时发出的提示音,冲击着你的神经。

Boring,Boring,Boring.

尽管书桌上是摇摇欲坠的一摞书,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打开的书包在沙发上打盹休息。

Irritable,irritable,irritable.

你不知是哪来的火,翻身下床,一把推翻了桌子上的书。

然后再次倒回床上,莫名其妙地想傻哭或傻笑。

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半个下午。

外面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你对着墙上的钟揉了揉温热的双眼。

哦,哥哥回来了......

“Hey,my girl?”他打开了你房间的门。看到仍然躺在床上的你,和散了一地的书,不由得有些不解。

“Don't come over.”你把脸埋在棉被里,哑哑地说。

“What's wrong?”他走上前在床沿坐下,试图把你抱起,“Hey,Are you ok?”

“Not.”你有些不耐烦地拍掉他的手。

“Oh my godness...What's wrong,girl?”你看到他祖母绿色的瞳仁微微回缩了一下。

“Nothing is going wrong....But I just feel boring.......And upset!!”

“Did you finished your homework?”

“No.我真的很烦很烦,什么都不想做。”你说着,翻过身,把后背留给他,用手不停捶打着被子。

他没在说话,突然转身,拎起你的衣服,紧接着将你按在膝头。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就没花几秒钟的时间。

你趴在他那被略紧的西裤包裹着的腿上,被按着动弹不得,脑袋低垂着,感到有些缺氧。

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你扑腾着手脚开始挣扎。“Brother Tommy!Brother你放开我!I 'm not a child any more!”

他并没有搭理你,然后,你就感到身后猛地痛了一下。

他宽大的手掌拍在你的裙子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很久没有挨过打了,耐受能力下降了不止一点点。只一下,就出现了受不了的迹象。

“怎么控制情绪,难道我没教过你吗?”他“啪”的一声打下第二下。

“但我今天情绪真的不太好!你知道的。”你委屈地嘟嘴。

“But this is not an excuse for wasting your time.”你没有回头去看他,但你能想象出他严肃的面容。第三下和第四下打在同一个地方。

“I known you're not a child any longer,but you do act like a child.Why do you vent your anger on your books?”第五下打下去。

“Damn......从刚才的暖男秒变成古板的英国big brother......”你在心里默默诽谤着,终是聪明地选择没有将这话说出口。

“啪。”“啪。”身后的拍打仍没有停。你却感到眼中有了两股热流。然后一滴水珠掉落到地板上,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

你并没有想哭,只是泪腺太发达罢了。

那哥哥给粉丝们留下的“爱哭”的印象,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吧。你想着。

“啪。”再一次落在臀上的巴掌打断了你的思路。

“啪。”“啪。”你感受得到这两下他有收了力气。

他无意多加责打,十下打完后,他拉起你抱入怀中。

“好了好了。又没打几下,怎么哭成这样?”

用力地回抱住他,透过婆娑的泪眼你看到了他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那里面满是一位哥哥对妹妹的柔情。

我无缘无故地烦什么呢?

你这样想着。坏情绪瞬间瓦解,内心宛若风雨退潮的宁静。

你把脸靠在他西服的肩垫上,他身上淡淡的血橙香水味让你倍感安心。

“Listen,girl,”他揉揉你的头发,“好情绪和怀情绪,好似钢琴的黑白键,控制它们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人容易只从空间的维度想问题,但如果站在时间的层面上思考,一切不过沧海一粟。人生短暂,永远不要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Do you understand?”

你静静地听着,抬头透过窗帘的缝隙看见窗外西斜的太阳。

“Answer me,sister mine.Corporal punishment is just the most efficent method that may help children to understand what they should do.”

“Yes.I am listening.”你颇为孩子气地开口。“And I'm not a child any more,brother Tom.”

晚饭后,你们照例出去散步。

小巷里的建筑物以维多利亚风格为主。家家户户的灯火,是成熟的柿子的颜色,烘托出一派祥和而静谧的夜。

耳机里仍循环着《There for you》,路灯的光将你们兄妹二人的身影拉得修长。

你挣脱开他的手,沿着小巷奔跑起来。

“There was a time I was so blue


What I got to do to show you


I'm running running just to keep my hands on you


Running running just to keep my hands on you


.......”

透过音乐声你听见了他在喊“Wait for me”

“Come and catch me!”你回过头,调皮地笑了笑。

然后你不自觉地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心灵和天空,都会雨过天晴。


今夜恰星河低垂。




(End.)




评论(16)

热度(158)